北外留学项目最新招生简章

英美澳加四大热门留学目的地留学趋势变化分析

作者:北京外国语大学留学网编辑 发布时间:2018-11-09 15:37
  最近两年,随着政治局势的变动,留学市场也开启一轮震荡。
 
  一方是特朗普执政下的美国收紧签证和移民要求。
 
  一方是是英国脱欧,造成欧洲各国学生犹豫英国是否还是留学国的第一选择。
 
  虽然美国流失了一部分生源,但依然是世界第一的留学国。但目前的第二位留学国英国,在外敌环伺的情况下,能否保住位置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 
  美国增幅7年连降
 
  凭借丰富的院校资源以及开放多元的学习环境等优势,美国曾连续多年稳居中国学生海外留学首选目的国“宝座”。但是,近日美国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,中国赴美留学人数增幅已经连续7年下降。这一数据是否表示“留美热”正在消退?这背后究竟有何缘由?
 
  据近日发布的2017-2018年期间《在美留学生数据报告》统计,在美持F-1签证(适用于学生在美从事学术研究课程)和M-1签证(适用于非学术培训)的学生总数较去年减少0.5%。其中,中国学生数量为377070人,位居第一,可见中国学生依然在美国留学生总数中充当着“流量担当”的角色。尽管中国赴美留学人数虽然看起来还在持续增长,但是增幅却大不如从前。从2009-2010学年开始,中国赴美留学人数增幅已经连续7年下降。
 
  中国赴美学生增幅持续下降,表明了整体赴美留学的热度正在降低。做一个形象的比喻,“就像是一辆行驶中的列车,立刻停止或是立刻倒车是不可能的事,但是速度已经在慢慢降下来。”
 
  费用高企影响很大
 
  据《泰晤士报》联合FAIRFX(旅行货币兑换公司)评比的2017年全球留学费用排行榜显示,美国以年均35705美元的留学开支排名第二。近年来,美国大学学费更是逐年攀升。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》的调查数据显示,排名前50的美国私立大学2017-2018学费平均上涨3.6%,有些学校甚至超过4%。
 
  正在申请韩国大学的林佳(化名)说,在决定留学目的地之前,她也曾考虑过去美国留学,但是最后因为各种原因将美国排除在留学目的国选项之外。“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美国的留学费用太高了。在韩国留学一年总的花费可能20多万人民币,这个数目在美国留学是不够的。”
 
  留学费用一般包含前期的考试费、公证费、护照费、学校申请费及后期的学费、生活费、交通费等,其中学费和生活费是主要开销。
 
  林佳认为,在美国留学,除了昂贵的学费外,住宿费、生活开支和交通费用加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
 
  除此之外,美国“本科四年,硕士两年”的较长学制也是导致留学费用高的重要因素。包括新加坡、新西兰在内的英联邦国家,由于其精简的“本科三年,硕士一年”学制,留学时间极大缩短,所需的留学费用相应要少一些。
 
  考虑其他留学目的国的意愿增加
 
  最新发布的《2018年留学申请人调查报告》显示,美国依然是中国学生出国留学的首选目的国,但因为其“限制人员自由流动和移民控制”政策的实施,越来越多的学生正在考虑其他的留学目的国。
 
  与美国相比,其他国家积极的国际学生政策和宽松的政治环境,对于留学生的吸引力逐步提升。
 
  以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为例说明;“现在去中国香港、新加坡留学的人数越来越多。
 
  因为新加坡有一个人才引进的优惠政策,在当地学习生活一到两年,就有资格申请享受该优惠政策。
 
  在中国香港连续学习一年,第二年会自动续一年的签证,待满7年之后还可以申请永久居留。”
 
  留学抉择日趋理性化
 
  赴美留学的增幅下降,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学生在留学国家的选择上更加理性化。学生及其家长学会了根据自身需求和经济情况,选择适合自己的留学国家,不再盲目跟风。
 
  对“留学理性化”这一现象有着自己的看法。将目前的中国留学生分为3类:
 
  1
 
  学术背景非常优秀,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留学方向和学习目标,并且会独立、缜密地思考自己的留学计划。这些学生往往在考虑自己的留学时最为理性。
 
  2
 
  留学目标非常清晰,也许对自己的学术背景不够自信,但很清楚留学经历也许会是一个继续深造的有效跳板,或是回国工作的一块有力敲门砖,甚至是移民国外的有效途径。
 
  3
 
  国内学习表现一般,明确知道通过高考途径很难使自己进入一所理想的学校,因此会很理性地提前做出规划,包括语言的准备、国家的对比、学校的选择,希望可以通过留学实现弯道超车。
 
  改革开放40年来,中国国力不断增强,国际地位不断提高,越来越多的学生和家长不再以盲目崇洋的心态去看待留学的意义。当下资讯发达,信息对等,也有助于学生做出理性的选择。“现在出国或准备出国留学的这一代学生,成长在一个更加自由更加独立的环境中,因此他们在做留学规划和选择时,也非常懂得为自己负责。”
 
  英国保级
 
  作为老牌留学国,英国在最近五年的表现不尽如人意。英国高等教育统计从2012-2013年到2016-2017年,在英国高校就读的国际学生比例仅增长了4.1%。争夺留学生市场,对于英国而言是一场保级战。
 
  自从英国脱欧,对于英国的留学生数量下降的预测就没有停止过。来自高等教育统计机构的数据显示,在2016-2017学年,在英国高校留学的国际学生总数超过44万,其中30%来自欧洲国家。
 
  目前英国政府承诺,来自欧盟国家的学生如在2019-2020学年在英国高校就读,依然可以享受英国本国学生的学费和贷款,所以目前来自欧盟其他国家的留学生总量并没有下降,相反申请量还有微量上升的趋势。但长远看来,当英国正式脱欧后,类似的政策难以为继。
 
  另外有专家指出,英国的留学政策对于非欧盟国家的国际学生并不友好。比如非常难拿到毕业后工签、缓慢的学生签证审批流程等都是困扰留英留学生的问题。
 
  虽然2017-2018年的英国高校国际学生注册数量还没有统计完成,但根据英国发布的2016-2017年的学签获取数量,国际学生比例上升了8%,其中中国学生数量上升了15%,印度学生数量上升了28%。仅从去年的数据看,英国的留学市场,是能勉力一战,还是烧尽最后的繁荣,还难以预料。
 
  澳大利亚上位
 
  从2016年到2017年,在澳大利亚高校注册的学生总数超过35万,增长比例达到14.7%。在过去六年里,澳大利亚的大学留学生数字持续攀升,高等教育质量与标准署(Tertiary Education Quality and Standards Agency)的数据显示,在澳大利亚大学里注册学生中,29%是留学生,贡献了大学19%的收入。
 
  作为澳大利亚名牌大学的墨尔本大学就拥有2万多名留学生,这个数字与美国哈佛大学的学生总量接近。
 
 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联合会CEO菲尔·霍尼伍德表示,与竞争对手国家,如加拿大和新西兰相比,澳大利亚的移民政策不占优势。在这种劣势下,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如此成规模,已经做得很好了。目前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较为依赖中国,因为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占澳大利亚留学生总体的30%以上。
 
  澳大利亚的留学市场得天独厚之处还在于其为留学生提供的2-4年的毕业后工作签证。但其留学生规模的快速增长也带来一些问题。比如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已经宣布不会再扩大招生规模。
 
  同时还有声音表示澳大利亚招收了过多的中国留学生,会造成中国留学生来到澳大利亚留学,却发现班级里大多数依然是中国人的尴尬现状。
 
  加拿大超车
 
  在美国、英国政治因素影响下,加拿大的留学市场从中渔利颇多。加拿大大学迅速抓住机会拓展品牌国际影响力。2017年,在加拿大高校留学的学生总人数超过37万,与2016年相比,增长20%。2017年,在加拿大各级学校就读的留学生总人数超过49万,提前五年完成了加拿大制定的到2022年接纳45万留学生的目标。
 
  加拿大一直以友好的留学和移民条件而著称。留学生最高可以获得3年毕业后工作签证。2018年6月,加拿大移民、难民和公民局还设置了Student Direct Stream,让来自中国、印度、越南和菲律宾的学生申请学生许可加速。
 
  2016年11月起,加拿大为在加拿大院校毕业、希望申请永久居留权的留学生提供额外加分。2018年初加拿大海洋省份从Nova Scotia开始尝试学习并留居(Study and Stay)项目,希望留住留学生。
 
  中国目前是加拿大留学生的第一生源国。印度和墨西哥留学生比例增长显著。特朗普执政和美国一系列留学消极政策让加拿大尝到了甜头。同时加元走低的趋势让留学加拿大的总体学费和生活费都趋于下行,也增加了加拿大留学的性价比。尤其是位于加拿大大城市的高校成为受益最多的对象。
 
  在开启了印度留学生签证加速计划之后,2018年,位于温哥华的昆特兰理工大学的国际学生注册量激增了110%,直接导致该校目前关闭了国际学生申请通道。
 
  小众英语国家环伺
 
  2016年到2017年间新西兰公立大学的国际学生注册量增长了7%。不过目前在新西兰8所高校注册的留学生总数不足3万人,其中中国学生超过12000人。这个规模显然不能和美英澳加相提并论。总体看来,在2013年到2017年间,在新西兰高校读本科和研究生层次学位课程的国际学生比例上升了26%。
 
  爱尔兰的国际学生注册规模也在上涨。根据Higher Education Authority,爱尔兰的国际学生注册量从2014-2015年的19万上升到2016-2017年的23万。爱尔兰独立报预测,在英国脱欧后,爱尔兰的国际学生数量将继续增长。